江苏经济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商业

陈建芬 418万失地农民保障款去了哪里?

2020-06-28 14:03作者:江苏新闻网淮安频人气:

在镇江丹阳市丹北镇金桥村木桥1组和12组数百村民的心中,有一块“巨石”压得他们踹不外气来,郁闷、痛心,甚至于悲愤,他们驱驰呼号,四处申诉,然而,苍天无眼,大地无语。所有的起劲皆付诸东流——

事情还得从2016年3月23日丹阳日报登载了《被征地农民将纳入新社保》一文说起。按照丹阳日报登载的有关精神,丹北镇金桥村木桥1组、12组村民完全能够申请进入新社保。为了在划定时间内搞妥失地村民的社保,他们一行数人前去丹阳市劳动保障局认识、查询有关状况。那时负责欢迎的人说,你们的保障款已经划走了,如要查询去向,必需到村委会开具证实。返回村委会后,上任不久的村书记范秀琴给他们开具了证实。下昼他们立马返回丹阳市社保中心。有位姓张的科长带他们去档案室查询,当他们刚查到第一份时,金额就有194.1969万元。就在这时,负责给他们查询的张科长倏忽接到丹北镇(新桥、后巷两镇归并后成立的新镇)当局来电,要求立刻终止查询。事后,这位张科长还受到了辅导的指摘,说千不应万不应为村民复印有关资料。今朝,他们只获得了仅有一份资料及部门汇款证据。实际上从这1份资料上看,他们已经看到了眉目和心中的担忧。

用地企业为村民交纳的失地包管金去向不明,金桥村1组和12组近百户村民将无法纳入新社保,已经步入老年的村民,心中该是多么的焦虑和煎熬。为了领会事实实情,他们进行了漫长而艰难的查询、求证过程。个中,遭遇阻挠、威胁和报复,至今想来仍咬牙切齿,泪洒胸襟,夜不及寐。

从2016年下半年起头,他们两个村托付几位村民代表,起头了漫漫的求证之路。

他们首先找到镇江市领土资源局,并由村民代表郁顺法向镇江领土局申请信息公开。2016年10月10日,镇河山资信﹝2016﹞48号文示知,有宏昌、润阳、谊善三家用地企业4笔用于安设205人共418.5904万元资金已经划到丹阳社保中心。

附:《镇江市河山资源局当局信息公开示知书》

依据《当局信息公开见告书》,他们立刻前去丹阳市社保中心领会事情启事,他们认可社保中心曾经有过企业上缴的款子有四笔计418万之多。那么这四百多万的失地包管金后来往了哪里? 面临几乎乞求的扣问,他们要么沉静寡言,要么闭门谢客。

在随后的2017年、2018年两年间,他们多次去过丹阳市当局、丹阳市信访办、丹阳市查察院、丹阳市纪委,一切都是徒劳,所有的部门都以各类来由把他们拒之门外,或踢皮球,或不合营,或静默不语,他们往返奔波不下数百次,不仅伤神辛苦,悲伤寒心,还延迟了农活。

在他们向市当局等各部门反映的同时,也向镇江市当局、镇江市纪委、信访部门递交过材料,多次倾诉,四处申告,均石沉大海,泥牛入海。

面临无数次的驱驰呼号,丹北镇当局显得非常发急。时任丹北镇党委书记的周东明曾召集7名村民代表在他办公室开会,乞求我们不要再四处起诉,惹是生非。他粗着脖子、拍着桌子说:“你们就是告到玉皇大帝那边,最后仍是落到我的手心里。”

这就是一个在本地手握生杀大权的共产党干部对村民的回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周书记的话,让他们寒心、让他们痛心、让他们毛骨悚然。身为平民的他们岂非就走投无路了吗?

抱着不达目的毫不终了维权的决心和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党的信念,他们继续一遍又一遍的向当局提出诉求,直至2018年11月2日,经由无数次要求信息公开,才获取丹阳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信息公开示知书。

从信息公开上得知,他们先后有四笔失地包管金,已悉数划入原新桥镇财务所。

因新桥镇后来并入丹北镇,2019年11月19日,他们再次托付村民代表郁顺法向丹北镇当局申请保障金去向。2020年1月15日,丹北镇当局被迫答复了他们的申请,从示知书上显示,从2004年至2014年间,共有4批共计418.5904万元农民根基生活保障资金被丹北镇财务所汇到了金桥村委会的账户。

这4批共计418.5904万元被征地农民根基生活保障资金汇出明细及凭证如下:

第1批1389554元,2005年6月14日汇给原新桥镇木桥村;

第2批1941969元,2008年11月6日汇给原新桥镇金桥村;

第3批194280元,2012年6月8日汇给原新桥镇金桥村;

第4批660101元,2014年9月26日汇给丹北镇金桥村。

附:2020年1月15日丹北镇当局信息公开见告书

一切实情大白,4批共计418.5904万元被征地农民根基生活保障资金已经汇给了金桥村委会。

各级当局三令五申,任何组织和小我不得调用失地农民保障资金,这是一条红线、高压线、生死线。

这四笔四百多万的保障金是金桥村木桥1组和12组100多户失地农民的养老钱、保命钱,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形下,是怎么被被金桥村村委会骗走的呢?

过程千辛万苦的咨询、查证以及核实交游凭证,本来是金桥村村委会主任陈建芬一伙蛀虫伪造了各类文件和手续,骗取了镇、市当局有关辅导的签字,从丹阳市人保局,过程银行汇票划入村委会的账户。所有盖有公章的申请和村民代表的签字,都是村委会主任陈建芬一手精心谋划、伪造、套取的。

《江苏省征地赔偿与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举措(省当局第93呼吁)》明确指出:“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该当遵循即征即保、应保即保、分类施保、慢慢提高的原则,将被征地农民纳入城乡社会保障系统,确保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久远生计有保障。”然而,近百户两百多名村民的社保资金被陈建芬套走,他们拿什么去入社保?

当村民代表要求村委会主任陈建芬说明这418.5904万元的失地保障金的去向时,她谎称,这笔资金已经返回给企业。后来他们找到3位企业的老总进行查询核实,3位上交用地款的企业老总一致反映,基本就没有什么返还或扣除欠款之事,一切都是陈建芬无中生有,混合视听,毫无事实和依据。

村主任、管帐等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侵吞村民的失地保障款。当事实实情大白于世界时,全体村民义愤填膺,怒火燃烧,上访接续,几乎天天都有代表前去丹北镇当局交涉,要求惩处陈建芬,要求村委会把钱退回社保中心。然而,让他们痛心的是,就在本年的6月18日,丹北镇纪检书记召集村民代表去镇当局开会,仍然说:“钱已经给你们老黎民了,你们再也不要东奔西跑,骚动当局办公秩序。” 的确是信口雌黄,是非倒置。

面临如许一个一清二白的事实,为什么丹阳市当局三缄其口,充耳不闻?为什么丹北镇当局要动用一切力量阻止、袒护、打压?因为徇私枉法的背后,往往暗藏着肮脏的钱权生意!因为事件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黑幕和贪官!而此中的贪官还独霸在上一级显赫岗位上。纸是包不住火的,是可忍孰弗成忍!

现在,“扫黑除恶”的风暴已经囊括丹阳,在中纪委“山君、苍蝇一路打”的反贪大潮中,陈建芬一伙必将受到法令的严惩,而背后的“大苍蝇”也会浮出水面,我们拭目以待! (苏公轩)


江苏新闻综合频道直播
陈建芬 418万失地农民保障款去了哪里?
(来源:未知)




图说新闻

更多>>
习近平全国教育大会重要讲话在我省引起热烈反

习近平全国教育大会重要讲话在我省引起热烈反

友情链接: 重庆热点新闻 安徽经济新闻 长沙热点新闻事件